您的位置 : 大王文学网 > 小说库 > 武侠 > 剑酒琴侠

更新时间:2018-09-14 10:18:46

剑酒琴侠 连载中

剑酒琴侠

来源:落初文学作者:牧小木分类:武侠主角:李贤

主角叫李贤的书名叫《剑酒琴侠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牧小木所编写的武侠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一段陈年旧事,三个笑看风云的侠客,行侠仗义间,无意中卷入了朝堂背后的阴谋。为了自己的亲人,他们行侠,扫清江湖的阴霾。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夜晚是贪婪最好的保护衣,那些喜欢再夜间搞点事情的人,总是用黑衣来掩盖自己的贪婪。躲在黑夜的阴影中的人,都是些无知而且有趣的人,说他们有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惹了别人,会是什么样的后果。剑侠看着那些阴影中的人,摇摇头,这是今晚的第一波,不知道还有几波。剑侠抓住那位前来打探的黑衣蒙面人,说:“告诉我。你们是谁派来的。”蒙面人说:“只是为了钱而活命的人罢了,无人指使。”剑侠笑笑,将他打晕扔到那些阴影里说:“这个礼物还给你们,想要无名剑的只管来就好了,不要搞这些小动作。”

领头的黑衣人,从阴影里走出来,对着剑侠说:“不愧是剑侠。我们的目的很简单,就是你手上的无名剑和藏宝图,剑侠,要是你把东西给我们,我们也就不在打扰你了。我知道你是高手所以,我们也就只好以多欺少了。”他挥一挥手,从他的身后出来了七八个黑衣人,拿着散发着寒光的利剑直视剑侠,剑侠说:“欸,一群贪婪的家伙。来吧。”他拿着木剑冲向他们,剑像一叶扁舟在那些剑影中来回穿梭,在他的眼里他们都慢了。领头人凭借着从杀戮中出来的经验,挡住了剑侠的攻势,他看着那些跟了他好久的手下,一个一个的倒在地上**,他笑着道:“剑侠。你个懦夫,你不敢杀人吗,告诉你。我们只是第一批,后面还有好多,哈哈哈,剑侠你有本事从层层包围中杀出来吗?”剑侠勾住领头人的剑,架在他的脖子上说:“你说谁是懦夫,你的手下都已经倒了,你还不说是谁告诉你们我住在这的?”领头人说:“我不会告诉你的。剑侠你就在追杀中过一辈子吧,哈哈哈。”这是剑侠第一次受到威胁,他的剑一滑,一个人头落地。

曾经有个大师说过,剑侠一旦开始杀人,那么就会有着无边的寂寞和孤独。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,他第一次杀人,他的手腕还在颤抖,他的木剑还在滴血。他的身后,响起哗哗声,他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女孩说:“你怎么又来了。”女孩是已经入睡的林音,她拿着镰刀在那每个重伤之躯上都补上了一刀,直到她走到了领头人的尸体旁,:“你终于杀人了。”剑侠说:“我不想杀人。”林音说:“可是别人要杀你。”剑侠收回还在滴血的木剑,看着黑夜的最深处,说:“你还没说你怎么来了。”林音说:“你的动静太大了。”剑侠说:“后面的动静会更大。你想看吗?”林音甩了几下镰刀说:“你搞你的动静好了,要是有没杀死的人,我会补刀。”“你不去给庆王报信吗?”“已经飞鸽传书了。”

远处的街道,又是一拨人守在那,一位出门方便的人,看见那些不速之客吓得跑到了家里,然后“砰”的一声关上了门。剑侠听见这边的动静,跃上房顶冲上路口,林音紧跟而上。守在路口的那些人,看见跑过来的剑侠,说:“没想道他自投罗网里,走,去杀了他。”这是一面倒的局面,那些贪婪的人看见的只是一道白光从他们的面前经过,然后他们就发现自己竟然看到了自己的脚后跟,剑侠没有停顿,他一路冲锋直到街道的尽头。跟在后面的林音有了吃力感,她突然发现剑侠跑的实在是太快了,就是一道白光,不光都没有他快,这是她的感受。一路上,她看见无数的人头,可是地上没有任何的血迹,她不相信这是剑侠做的,可是这是事实。

最后一波人,是个有组织的队伍,他们占据了周围的高地和阴影,无数的强弓指向了剑侠,无数的毒针瞄准了剑侠后退的道路。为首的是个穿着紫衣的苗族少女,剑侠看着她说:“你也想要无名剑?”少女说:“没错。如此神兵在你的手里糟蹋了。”“我是剑侠,不是更配无名剑吗?”剑侠说。少女踢了踢脚边的石子说:“你知道吗?现在你在道上的价值可是三万两,单位是黄金哦。我说你把无名剑交出来,不就好了?”剑侠说:“你不是它的主人看,所以我不会给你。”少女好奇的说:“那你说,它的主人是谁呢?我把他杀了不就好了?或许我们可以合作,一起找到宝藏。”剑侠说:“我对宝藏不感兴趣。”他的凌厉眼神吓住了少女,他们见面无数,可是这一次她发现剑侠不一样了,他的木剑在滴血,他杀人了。

少女伸出一根手指,指着剑侠说:“杀了他。无论什么手段。”这是真正的剑雨,也是剑侠所面临的最厉害的箭雨,全方位无死角,跟在他后面的林音先要去救他,他可不能死她还要从他的嘴里知道些哥哥的事。剑侠动了,他迎着箭雨挥剑拦挡,在他的周围无数箭矢折成两节跌在地上,他的身前仿佛是有着一道白色的护盾替他挡住了那些飞箭。剑侠飞跃在房屋之间,随意斩杀两名弓手后说:“你还有什么手段?”少女手一挥,剑侠的周围便出现了一圈拿着护盾利剑的精锐教众。剑侠看他们防守严密没有丝毫的漏洞可钻,他笑了。抬脚轻点在一位教众的盾牌上,反身一剑点在了此时出现的一丝空隙里,就在他们变换阵型要躲避的时候,剑侠动了,剑扫了一圈。只有兵器碰撞的声音,然后就是“咔嚓”一声那些盾牌都裂成了两半。那些教众大惊失色,急忙往后撤,少女盯着剑侠手中的木剑,突然说:“原来你已经做到了这个境界了。”剑侠的木剑,已经被一层薄薄的光芒覆盖,他的眼睛杀气并出,有些魔化,那些后撤的教众以为躲过了一劫,可是紧接着他们的身体从腰间开始慢慢的裂成了两半,没有一丝的痛苦,有的只有不可思议。

剑侠说:“你还要他们来送死吗?”少女身后的以为大汉说:“我来。请剑侠指教。”说着便跃上了屋顶。剑侠认的他,他是那位少女手下的第一位大将,征战无数,叫做薛杰,惯使龙雀大环刀。剑侠说:“我让你三招。我不想欺负你。”薛杰大怒,拿着大环刀就冲了上去。他的刀贴在剑侠的衣服砍了下去,然后转过刀面切向剑侠的脚。剑侠见他一来就是攻击下三路,有些生气,在他出了三招后,剑侠跺脚翻身,跳到了薛杰身后。他说:“三招已过,薛杰。我要出手了。”剑侠持剑,向上堵在了薛杰的刀口,然后向下一拉切在他的刀柄上,薛杰说:“剑侠,就你这儿木剑也想和我这儿钢刀对抗,我看你是活腻了吧。”他的刀上也出来了一丝光膜,将剑侠的剑向旁边别去。剑侠一笑,手中的剑一松,薛杰的刀跟着惯性向下坠,剑侠抬腿就是一脚,将薛杰踹翻在地,左手接住将要掉地的刀,顺势就砍在了薛杰的脖子上。就在这时,少女掏出竹管,冲着剑侠吹出了一支毒针。

毒针正中他的手腕,他手中的刀也只把薛杰砍成了重伤。剑侠看着少女,随意的拔出毒针说:“你要和我玩阴的?”少女说:“玩阴的,我比不过你的节气使。但是让你不在行动还是可以的。”剑侠说:“今晚,你们堵我。那么你们都会死。”剑侠又提速了,他的剑划遍了那些教众的脖子,他的速度很快,快到让人窒息。少女没有躲闪,她看着剑侠的行动,说:“剑过无痕,没想到你真的练成了。那位大公子,原来是你。”剑侠将手中的木剑搭在少女的脖子上说:“告诉我。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的。”少女说:“很简单啊,我去欺负了一下酒侠,他就告诉我了。你难道不知道吗,酒侠最怕我了。”剑侠说:“还有人堵我吗?”少女说:“我。我还在堵你,我不是还站在你的面前吗?剑侠,你终于杀人了。你会陷入孤独的,那是我的选择。我知道你是酒侠的朋友,可你不是我的朋友,我今天放过你,希望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。”剑侠缓缓的撤下架在她脖子上的剑,转身向来运客栈走去,少女在后面说:”喂。你中毒了。不要解药吗?“剑侠说:“你只不过是打中了我的护腕而已。”

此时的林音早就是张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,她和剑侠交手无数,今晚才发现原来剑侠这么恐怖。她的父亲曾经说过,剑侠的剑是杀人的剑,不是比试的剑,剑侠一但开了杀戒,那么遇佛杀佛,遇魔杀魔。她不信,可是今晚她信了。她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为什么和这样的人成为了朋友,也不知道剑侠为什么不杀那位少女。剑侠经过林音时说:“林小姐。麻烦告诉庆王,叫他不要来惹我。我很烦。”林音看着剑侠远去的身影,一时间觉得他太孤独了,那种心里上的孤独。少女过来对着林音说:“喂。认识一下,我是何玉。”“何玉?那可是苗疆毒门的门主啊。”林音和她握了握手说:“秋叶。林音。”何玉说:“原来你就是秋叶的另一位圣女啊。很高兴认识你,你干嘛不对他下手啊,他现在可是严重的体力透支。”林音说:“我不会干那些下三滥的事,倒是你为何要在那时向他出毒手?”“你管那叫毒手?告诉你抢劫可是可以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。在说的我那是救他。”“救?”林音不解明明是暗下毒手,怎么成了救人了。何玉说:“你知道。剑侠为什么之前从不杀人吗?那是因为他一旦杀人就会停不住了,要有一个人去提醒他,他才会住手。否则的话,你也就没机会和我说话了。”林音问到:“那你是怎么知道的。”何玉说:“我和酒侠是朋友,所以呢是他告诉我的。对了你去告诉庆王,我毒门对那个宝藏有着很大的兴趣,但是我毒门没有兴趣去站任何人的队。”林音说:“话,我会带到的。可是你这样无功而返,你的那些长老不会说你吗?”何玉笑着说:“当然不会,因为他们就不敢去找剑侠的麻烦,这次我可是没有告知他们我的行动。”

毒门应该是最后一波了,剑侠这样想着,何玉也这么想着,可是毒门的人终究不是最后一波。来运客栈门口,一些人东倒西歪的躺在门口,他们看见剑侠来了,个个起身双手合十,对着剑侠说:“阿弥陀佛。施主,是不是拿了不该拿的东西。”剑侠看了一眼,发现他们是来自藏区的和尚,他说:“你们的目的是不是无名剑?我不会把他们交给你们的。”那些和尚说:“施主。你拿着无名剑实在是凶险,我等怕施主出个万一。”剑侠说:“还真是没完了。我告诉你们,无名剑我不会给你们,除非你们打过我。”剑侠还是那个状态还是那样的杀气逼人,不过那些大和尚们倒是不介意,他们拿着禅杖轮了起来,很有默契的一起砸向剑侠。剑侠飞身闪躲,那些禅杖正好砸在之前的他所站的位置。剑侠拔出木剑,指着那些大和尚们说:“不要惹我。”说完便冲了过去,一名大和尚用他的禅杖挡住了剑侠的攻势,另一名摘下自己的挂珠砸向了剑侠的后背,要是剑侠的体力和内力都雄厚的话,倒是可是和他们一战,可是今天是严重的透支。那个挂珠狠狠的砸在了剑侠的后背,严重透支的剑侠直接喷出了鲜血,手中架住禅杖的木剑也使不上力气。剑侠飞身闪跃,跳出了他们的攻击范围,剑侠摸了摸嘴角的鲜血,说“你们就这点本事吗?也太让我失望了。”一人说:“施主。就你现在的状态,还是交出宝物的话,否则你会出事的啊。”剑侠说:“哈哈哈。你们的废话还真多。来啊,杀我来啊。”先前哪位大和尚,又轮起了禅杖砸了过去,剑侠用木剑架住,然后弯腰向前滑去,大和尚的禅杖加大了力,将剑侠牢牢的定在了哪里,他说:“你这次。可是跑不了了。剑侠我以为,我要和你大战一场可是没想到,你这么弱。”就在剑侠苦苦抵挡的时候,一枚石子砸中了大和尚的额头,一片殷红。大和尚捂着额头大叫:“是谁出手如此狠毒?”一个声音说:“滚。你们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。”说着又是一枚石子飞来,大和尚想用禅杖挡住,可是他的禅杖都被打了一个大圆坑,他知道那是哪位神迷人之前放了水,他落荒而逃。剑侠浑身无力,直接倒在了地上,这时两位女子的声音从他的耳边响起“他透支的太厉害了。没想到,那种剑术后面竟然有这样的后遗症。”“先不说。这个了我们先把他送到房间里,再说吧。”

猜你喜欢

  1. 武侠小说
  2. 种田小说
  3. 古言小说
  4. 惊悚悬疑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

博聚网